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红歆尘泥・十二、蚁类莉莉-

时间:2021-04-05来源:天地文学网

    瞧着那的士绝尘而去,小姨回身搂住丽儿:“丽儿,真是你男朋友?”
    丽儿摇摇头:“一厢情愿,我还小;再说,我真的对他没感觉。”,  “丽儿,如果真如你说,我得说实话了。”,丽儿奇怪的盯住小姨:“说呀,有什么实话不实话的?”
    “这小子吸麻古哟,不好。”
    “什么叫麻古?”
    “麻醉剂,致幻片,哎,也就是吸毒。”
     丽儿吓了一跳:“吸毒?干嘛吸毒?”
    “情绪不稳或不好呗,吸了麻古,能得到调和,你觉得一切都变得那么飘然轻柔美好了。”小姨闭上眼睛,陶醉地的说:“麻古贵,一般人吸不起的。”
    丽儿惊愕的问:“小姨,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你看他的脸,青中透白;看他的指甲缝,像得了白血病,白得碜人;你看他走路,轻飘飘的,一般这都是中度吸食者的特征反映。”,
    “哎呀,小姨,你怎么知道得这么多?你不吸麻古吧?”
    “说哪里去啦?小姨会是那种人吗?不过,有时随便玩玩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玩玩也不行,玩玩也会上瘾的。小姨,你不玩吧。”丽儿担心的瞅瞅她。
    小姨笑起来,摸摸丽儿的头:“乖,小姨不哄你的。来,上次答应你的衣服,随便选一件吧,今天顾客不多。”
    丽儿想想,往衣架前一站,慢腾腾的看着走着,终于选中一件粉红窄袖两肋间嵌套翠绿的中长衣。穿上它,丽儿左右左右的照着镜子,穿了新衣的倩影在镜子中格外漂亮养眼。
    小姨羡慕的靠过来瞅着镜子:“还是年轻好呵,丽儿,瞧你有多漂亮,小姨我都喜欢死了。”
    “是吗?”丽儿得意的扭动着身子:“小姨,这衣服就像是为我做的一样,挺合身。”
    “真会挑,我昨天才拿回来的新品。我说丽儿,你真有经商的天赋,干胞就跟着小姨学买卖算啦。”,丽儿瘪瘪嘴:“我不喜欢卖衣服,像陪小心似的。”
    小姨笑着推掇她一把:“算了吧,你那点心思我还不知道?读个大本就不得了啦?眼高手低,你知道些什么?”
    丽儿脸红了,这小姨说话从来如此,一来就直奔主题,全然不顾对方脸面。
    “你知道我那二个营业员是什么学历?”小姨凑近丽儿,悄悄的说:“个子高的那个,就是大本;矮的呢,也是大专。十年寒窗,换了多少工作,结果在我这里找到了真谛。”
    丽儿笑起来:“真谛?小姨,你可真逗。”,“不信?真谛就是有长期工作做,活得快乐,有钱赚么。”
    “老板”高个子营业员在对面唤:“请过来会,顾客有找。”
    小姨连忙屁颠颠的答应着,扔下丽儿快步跑了过去。
    丽儿试了会新衣,正欲脱下,有人在身后一下搂抱住她:“是你呀?穿上新衣真漂亮,不脱,不脱了。”
    丽儿听出是莉莉声音,头没回的道:“你怎么到这儿来了?”,莉莉道:“我经常来呀,这儿的货新,样式好,价格也将就。以前在物流时,就常和同事们光顾。”
    丽儿转过了身:“看不出,你也是个名牌女哟,物质女!”
    丽儿脱了衣服,莉莉接过去试穿。结果,穿上新衣的莉莉一样崭换一新,格外青春漂亮。现在,莉莉不想脱啦,就在镜子面前扭来照去的:“真合身,就像是专门为我订做的一样。多少钱?”
    丽儿瞪瞪眼睛:光顾了试衣高兴,还真不知是多少钱呢?
   “四千二,打六折!”走过来的小姨接上郑州癫痫那家医院好话:“小姐,你喜欢,这儿还有,这边请!”
    莉莉有些迟疑没动:“打了六折也要2520块哟,不等于就是三千?有点贵哦。”,“小姐,贵有贵的值得。你瞧这样式,这做工,绝对是法国正宗皮尔丹工作设计室的作品。”
    小姨笑吟吟的望望丽儿,再望望莉莉,温柔的说:“是专为你们这种青春少女设计的,你瞧这位小姐穿上的形象。”
    丽儿有些不高兴的低低眼皮:衣服样式是不错,可价格也没那么贵,说是法国正宗皮尔丹工作设计室的作品,更是离谱,小姨就会哄人哩。
    “多漂亮高贵!多清纯可人!小姐,你再想想;如果你真要,本店再给你打个0.5折,怎么样?”,“小姨你忙吧,我们走了。”
    “小姨?”莉莉惊奇的叫起来:“你说这老板她是你的小姨?”
     丽儿笑笑挽住她的右胳膊:“不能吗?莉莉,咱们走吧。”,正将衣服揣进提包的小姨猛然想起什么,问:“丽儿,有个什么‘天马’工作室来找过你几次,说你是他们的签约演员,你当演员啦,明星哟,我怎么不知道?”
     丽儿哭笑不得:“什么演员明星?就是上次帮你时,几个男孩子硬塞给我名片,让我去试镜。还说些什么?”
    “别的倒没什么了,我说丽儿,你就去试镜吧,行,就行;不行,就拉倒。弄不好,你真有演电影的本事呢。蹿红了,我也跟着沾光。演员真是找大钱哟。”小姨很高兴。
     莉莉也兴奋了:“当演员?好呵,丽儿肯定要去试镜。要不,我马上陪你去,行吗?”
     丽儿想想,道:“要不,我们回去时,顺路去瞅一瞅。”,莉莉拍手说:“可以,可以,我早就想看看拍电影是怎么回事了?”
    丽儿抓起小凳子上的提包,小姨忙对莉莉笑着说:“这位小姐,不想你是我们丽儿的好姐妹,那衣服真想要,四折拿去算啦。”
     莉莉两眼放光,但随即颓丧的摇摇头,不好意思低声道:“不啦,小姨,这个月没钱了,再说吧。”,“下个月付也行,我们可以赊欠的,特别是你又是我们丽儿的亲爱的。”
    莉莉腮上飞起红晕:“小姨开玩笑,我们只是好朋友好姐妹,没什么的。”
    小姨老练而暧昧的眨眨眼:“没关系的,女孩儿与女孩儿就是亲爱的,好吧,你俩慢走,常来哟,你一个也可以来的,丽儿的好姐妹嘛,买衣服一律优惠,真的,决不假打。”
    走在路上,一路金光波澜。深秋的太阳烂漫着最后的辉煌,照得人们全身暖融融的。
    放眼望,遍地是钢筋水泥,车辆行人在其间出没,即小又可怜。而那远远的黑墨墨的山峦,则像极一副雅致的画框,嵌套着这庞大的天地写意画卷。
    从平地望出去,顿觉浮华繁盛,若出其里;生活如水,若出其间……不知是该赞叹还是醒悟了?
    行了一会儿,莉莉说:“丽儿,有件事想求你。”,“求我?”丽儿瞅瞅她:“这话怎么说?”,“我没钱缴房租啦,房东又来催讨。”
    “你也是租房?”丽儿想起,自结识莉莉以来,二人还没深谈过,便又问:“你爸爸妈妈呢?他们不管你?不给你钱么?”
    “爸妈在东北呢,我自小跟着乡下佬佬,中专一毕业,就到城里来啦。”停了停,莉莉说:“原先还好些,现在房子难找,租金越来越涨,付不起,就只好重搬地方。不瞒你说,我今年这已是第四的个新地方了。”
    莉莉笑笑,挂在白净脸上的眼镜耸动着:“蚁虫!”
    丽儿睁大眼睛,蚁虫?自己怎么没听说过?这世界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玄啦。
    见丽儿茫茫然的模样,莉莉倒乐了:“我说我是蚁虫,没指你,你瞎呆什么?痫癫可以治疗好吗”,丽儿不服气了:“干嘛你是?我不是?我也是蚁虫。”
    “哈,你想当还当不了呢?”莉莉苦笑笑,拉拉丽儿:“你呀,什么都不甘落后,连这蚁虫也要争着当。”
    “为什么你是我不是?”丽儿歪着头,盯住莉莉:“别躲闪了,回答我,为什么你是我不是?”
    “唉,丽儿呀丽儿,这蚁虫是指居无定处,到处搬家租房,又没多少经济来源,连当房奴都没资格的的年轻人。中央电视台新闻连播都报道过哩,这是个社会问题哟。”
     丽儿不语了,她可没想到蚁虫原来是生活堪迫的一群人的代称。
    “我,我还不是没经济来源?当房奴都没资格?”她弱弱的抗议道:“反正,我也是蚁虫。”
     莉莉的脸色变了,她误码率以为是丽儿听了自己借钱的要求后,故意在找托词,便不高兴的回答:“行了吧,你也是蚁虫,我不找你借钱就是了。”,说毕,独自埋头走上前。
     丽儿先是一楞,然后醒悟过来,忙跑上去搂住莉莉:“莉莉,我不是这意思,你误会了。什么借不借的?我有,就帮你。走,到你家去。”
    “不到那个工作室去了?你还要试镜哟。”
    “以后有机会再说,走嘛。”,莉莉破涕为笑:“大小姐,很乱很挤,可不像你家中三室一厅的。”,丽儿轻轻的捶她一拳:“谁是大小姐?是你吗?”
    “怎么可能是我?”莉莉咯咯咯的笑着还她一拳:“是谁还不知道?”
     “当然是你哟!有老爸老妈疼着,没钱就找爸妈要,练摊都跟着,你在温暖的冷饮店坐着刮冰激凌,老妈在外等着守着包裹,还不幸福吗?”
    莉莉喟然长叹:“丽儿呀,该知足了。”
    穿过几条街,莉莉引着丽儿朝一大幢连排高楼大厦后面走去。一踏进有些阴暗潮湿的巷子,丽儿的眼前骤然一暗,有些不适应的放慢了脚步。
    巷子里挺宽敞的,摆满了各种摊子。
    卖小面和卖大排裆的比肩么喝,卖碟片的与卖大葱饼的竞相亮嗓;专补鞋修订鞋跟的和专卖跳楼货的吼得扬起彼伏,雕刻私章的与杂货铺老板则在一边稳坐泰山,笑盈盈的瞧着过往行人,插科打浑,说着黄段子,等客上门……
   “这儿生活倒方便,就是闹得点。”莉莉边走边说:“不到深夜一二点,这些么喝不会停止。”,丽儿一怔:“天天都闹得这么晚?那你睡觉怎么办?”
    莉莉耸耸肩,看外星人似的瞅瞅丽儿:“是呵,大小姐,我天天失眠,真不知该咋办哩?”
    绕过这一片风景,拐弯后就是一片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的出租房。
    出租房都是红青砖搭成,最高不过四层。丽儿站在坎下望上去,家家户户门前都垂挂着布帘,门前的通间走廊上,都蹲着各式各样的小煤炉什么的,青烟缕缕盘旋直上。
    再一瞅,那�水泥板栏杆,上都晾晒着衣服布片内衣什么的,风一吹,纷纷扬扬,像万国旗迎风飘荡。
    低头随莉莉跨上二楼的石梯坎时,丽儿差点与一个坦胸露乳的抱孩少妇相撞。
    丽儿忙避到一边,让她通过。大约才二个月的婴儿胖嘟嘟的,流着鼻涕,一手摇着一个货郎鼓,一手抓着一个土豆,正快乐的呀呀的叫着笑着。
   “莉莉,有客?”少妇并不看丽儿,而是边下楼边说:“要用炉子,自己用,我们晚上的饭煮好了,炉子上有热水。”
    “谢谢容姐!”莉莉感激的说:“永哥还没下班?”
    “还没有!才又换了一个工地,比上次远得点。”,莉莉一面在自己的包里找钥匙,一面随口问道:“没多久嘛,又换了?”,“包工头跑了,把我们害惨了,半年工女儿十岁得了癫痫怎么办钱泡淘汤啦。”
     进了屋,丽儿细细打量着这十个平方的空间。空间不大且低和挤,自然是无法与自己的小屋相比的。可是,经莉莉的巧手一布置,竟也透出家的温馨和年轻人的浪漫。
     丽儿看看墙头上正在演出的“信乐团”和王力宏、孙燕姿和“西街男孩”等一班大腕,笑道:“莉莉,阿信的歌喜欢吗?”
     “喜欢呀,‘死了也要爱’,我有这碟子,听不听?”
    “算啦算啦,先解决内急问题。厕所在哪?”,“走廊尽头,男女共用,进去记着拴上门。”,丽儿顺手在床上抓了张报纸,出门就往厕所跑去。
    公厕在走廊尽头,黑幽幽的。果然只此一间一个蹲位,丽儿关上门就蹲下张开了报纸。
    耳濡目染,这是她从老爸那里染到的遗风,不论吃饭、入厕、坐车,凡是办时间稍长点的事儿,她都喜欢抓一张报纸或一本杂志在自己的手中。一混眼睛,二劳脑子。
   “唱红歌走天下——记刚上任的女大学生村官×××!”,“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大揭密。”,“科学家断定:月球上有水,是未来的第二个地球!” ……
    几滴冰凉的水珠滴在丽儿头发上,一滴恰好掉在她颈部。
    丽儿一激灵抬起了头向上望,哟,是从一个硕大的淋蓬上掉下的。看样子,这厕所还兼洗澡间重任。
呀,又一滴黄绣的水珠迎面奔来,丽儿下意识往侧边一躲,水珠儿滴在她肩膀上,带着浓浓的垢绣在她质地上乘的秋衫上迸溅。
    丽儿在心里咒骂着,一面抽出软纸细心擦拭。
    砰,一个只穿条短裤的中年男人踢门进来,丽儿吓得一声尖叫,捂住了自己的眼睛。男人被女人的尖叫声吓了一大跳,待看清楚是一个女孩子,才不慌不忙的转身出去了。
    走着,嘴巴里还咕嘟道:“怪兮兮的,怎么不拴门?刚住进来的?”
    丽儿这才想起刚才莉莉的吩咐,用报纸敲了敲自己的脑袋,连忙站了起来。
    出了厕所门,那个男人正等在外面,光胴胴的胸口上一长溜黑毛,一直向下,向下。见丽儿出来,一双眼骨碌碌的直盯去,粗大的喉结蠕动着……
    丽儿呢,不敢看他,只是红着脸低头从他面前匆匆擦过,逃命一般飞快地窜回了莉莉的小屋。
   “你怎么啦?”坐在小床上看书的莉莉吃惊的问:“谁欺侮你啦?”
    丽儿兴趣全无,也跟着扑在小床上,咕噜一句:“晦气!”,莉莉笑起来:“差点走光?忘记了拴门?春色无边呵,我刚来时也出过一次丑,不过,没有什么,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别往心头去就行了。”
    “不是故意的?进来至少也要先看一下嘛,整一个流氓。”
    “多少钱?”,“二百五。”,“一月?”,“当然是一个月,水电物业管理费除外。”
   “就这破玩意儿还有物业管理费?”丽儿还深陷在刚才的恼怒中,抬起身看看:“活抢人算啦,就这破玩意儿?”
    莉莉没开腔,丽儿将自己的头深深陷在枕套中,又嗡嗡哼哧道:“厕所没得,厨房没得,就这破玩意儿值二百五一月?”
   “对你,是破玩意儿,对我,可是栖身地。”莉莉幽幽而答:“丽儿,我真后悔带你来,让你不高兴了。我忘记了,这是穷人住的地方,是蚁虫的虫窝。”
     丽儿听听话不对,爬起来一看,莉莉眼睛红红的。丽儿拍一下自己的脑袋:“咳,瞧我,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了。原谅我,莉莉,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故意的。”
     莉莉抓起手纸揉揉眼睛,笑到:“你真以为我呕你的气?哪里可能嘛,实在是我感到自己活得可怜和渺小,像蚂蚱一样。唉,你说这是破玩意儿不假,可这破玩意儿对许北京治疗癫痫的研究所许多多和我一样在外飘泊的人来说,还真离不了呢。”
     丽儿无言的看着她,半晌道:“我开始有点明白了,出门在外,有个栖身地不容易。”
    “就这破玩意儿,老板还嫌出租价钱低了,一个劲嚷嚷与时俱进呢。唉,也是,你看现在城里的房子,不也涨得越来越高?原先租金是半年一交,现在提到一年一交,所以”
    “我明白了!”丽儿伸手打断莉莉的话,掏出钱包:“莉莉,一千够不够?”
    “五百就行了,我们昨天不是卖了些小玩意儿和衣服吗?还有点钱。”
     丽儿将一迭百元大钞揣到莉莉手上:“拿着,我总比你稍好一点,一个女孩儿,独身在外,身上多有点钱总好呵!”
    “找到工作后,我就还你。”莉莉喃喃的说,那强忍在眼眶里的眼泪,一下子就流落下来了。
     丽儿吓了一跳:“好端端的,又哭什么?”
   “没,没哭,我只是感到难过。我笨,我穷,我枉自读了七八年书又有什么用?生活在这个世界太难,想想学校时的傻气真恍如隔世,谁知现在我连做钢管舞娘的资格都没有。”
    丽儿大声的叹一口气:“你呀,别胡说了,不是人人都能做钢管舞娘的,就像不是个个女孩子都能找到有钱老公的。”
    莉莉幽怨的说:“我没想过找老公,和你在一起就行。”
    莉莉说着,就来抱丽儿,丽儿一躲::“你又发痴了?”,谁知莉莉跟着一扑,将丽儿紧紧抱住。丽儿挣了挣,没挣开,笑茬了气地叫:“莉莉,放开我,你个疯子。”
    她不叫不挣还好,一叫一挣,莉莉越发疯狂,竟然一使劲,压在了她身上……
    半晌,莉莉放开她,起身抚理自己的云鬓;而丽儿仍全身瘫软的倒在床上,脸蛋红红的,心头跳跳的,心驰神往……
    刚才,二女孩子青春身子相互间不经意似的揉搓,竟同时感到了莫名的兴奋和快感。在一阵四目相对的惊愕与颤抖中,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
    稍后,莉莉将丽儿扶了起来,替她理好鬓发,拉伸衣服,又用画笔将她有些变淡的嘴唇涂涂,让她抿抿;丽儿呢,则像个听话的小女孩,乖乖的按莉莉的命令办着。
    “不行,唇膏还是有点集中,再抿抿。”,丽儿于是就再抿抿,直到莉莉满意。
    走时,丽儿留下了那件新秋衣,带走谢洪买的新裙,并与莉莉约定,明晚再一起摆摊。
    回到家里,老妈高兴的说:“王燕等你多时了,拿了那么多东西来,记着留燕儿吃晚饭,我去买点新鲜菜,就回来。”
    进了自己的小屋,王燕正大咧咧的倒在床上,见丽儿进来,咧嘴一笑:“到哪去啦?人家等了好半天啦。”,“也不打个电话,说来就来,我怎么知道朵儿要来?”
    丽儿掏出手机瞅瞅:“尽搞突然袭击,玩大牌呀你?”
    王燕小心起来:“你说什么?在哪儿受气了?朵儿可没招惹你哟。”
    丽儿叹着气,双手一摇一晃像风扇一样,给自己打着扇:“你如今可是大腕了,钞票大把大把的往包里揣,我瞅着就不舒服,知道吗?我们之间也有沟了。”
    王燕笑了:“沟?我们之间有什么沟?我看你是没儿事闷的,晚上摆摊。”,丽儿摇摇头:“今晚不行,明晚去。”,“有事?”,“我答应了莉莉明晚的。”
   “哦!”朵儿沉吟着,望望闺密:“最近,你和莉莉很亲密吗?”,“很亲密?”丽儿换上新裙子,习惯的对着镜子左看右瞅:“很亲密是什么意思?我觉得你话中有话。”
    王燕望望她,欲言又止,转开话头到:“丽儿,阿洪出事了。”(未完待续)

上一篇:七月,低眉絮语学术争鸣www.hlmsw.cn,机器人之恋 插曲

下一篇:建党伟业观后感3000字学术争鸣www.hlmsw.cn,jingdiansanji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