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诗人和诗-

时间:2021-04-05来源:天地文学网

    就社会而言,当下的艺术被商品经济大潮冲击到了社会生活的边缘,并搁浅在人的精神的沙滩,这是一片文化休闲的沙滩,沙滩上遍布着色彩绚烂的景致,艺术却是一只形容平庸的螺壳,并不引起大众更多的注意。文学艺术遭遇如此严酷的冷落也并不奇怪,因为电视、互联网以及各种快捷而带有直接刺激性的文化娱乐形式充斥于我们的生活,在这种情况下,静下心来读书和做学问的人已经不是很多,通过读书来充实内心、塑造人格也不再是人们关心的事。于是,书市冷清,作家寂寞,而作家群体中的诗人的境遇更为尴尬,门前寥落车马稀,很少有人为诗疯狂,诗人们,行至水穷处,看到的是一大片心灵的荒漠。
    文学不再得宠,诗歌不再得宠,诗人也不再得宠。然而,世界上最不安分的人恐怕还要数诗人,无论生活变成何等模样,诗人都要吟唱,用尼采的话说,诗歌艺术是日神冲动的产物,诗人便是日神的宠儿,或者日神意志的代言人,只要太阳存在,诗人就存在,只要太阳升起,诗人就要歌唱,哪怕最后的听众仅仅只是自己。但是诗人们永远不甘寂寞,社会越动荡,生活越凌乱,人心越浮躁,社会的痈疽越严重、越多,诗人们就越加要高声歌唱。诗人们以其叛逆的心态和敏锐的心智透视着生活,并极不安分地把社会、人生连同自己一起解剖。虽然,诗人也是生活的“剩女”,但是诗人们却从来就不服输,诗人们宁愿承受来自自己内心的悲愤和孤苦,也不愿意被世俗浊流淹没,因为他们十分明确他们作为人特别是作为一个诗人的最基本的义务。因而,诗人也是要有名分的,而这个名分,必须由社会来给予。
    就个人而言,没有哪一位诗人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没有人逼迫谁一定要去做诗人,大抵都是率性而为之的,大抵都是对诗及诗艺的热爱,对人生的偏爱,都有独到的话语要表达出来,是诗兴的萌发和诗情的冲动让他们想做诗人,并去写诗。诗人是生产者,是精神产品的生产者,他们的产品是诗作,但这些产品远远不同于农人的生产的萝卜和工人生产的鞋子,诗人的职责并不是提供给人们物质生活的资料,也不是指导人的物质生活的方式,诗人们只关注人的心灵和精神的幸福,还用尼采的话一岁宝宝抽搐怎么回事说,日神冲动的结果是让诗人们掩藏起人生社会中的丑恶和悲苦,而让人们看到人生和社会的美好和幸福,所以,诗歌是关于美和善的艺术,诗人是为人们发掘人生和生活中美和善的探索者。那么,人的物质生活由谁来关注呢?由政治家们来关注,生存是基础,发展是方向,文化只是政治的婢女,艺术是这些婢女中的一类,诗人乃至所有文学艺术的作家们只是这些婢女中形形色色的分属,艺术家们总是在政治家们的舞台的左右边缘甚至后排翩翩起舞,永远担当着配角的职责,当政治家们太多并都想表现的时候,或者政治家们的表演如火如荼的时候,艺术家们完全可以退场,到生活的后台去喝茶甚至打麻将,当政治家们表演疲惫了,或者政治家们的表演出现了分歧、纠纷甚至猫腻儿,他们才请艺术家们救场或者调和气氛乃至造势。诗人,作为给人们编写“心经”的人之于给人们生产萝卜和生产鞋子的人来说便显得可有可无。因此,诗人一旦爱上了诗并写出了诗,他们也想通过自己的诗作追求一个诗人应该有的人生价值和社会价值,然而,处于大变革、大发展时候的社会,物质财富和资本的累积是人必为之的当务,诗人的诗作又是超前于社会生活的未来精神和未来意识,或者说,当人的思想和精神完全集中在追逐物质财富的时候,人们无意、也无暇顾及作为精神和心灵营养的诗歌艺术,人们以相当的兴趣关注诗及其他艺术的景象是人的物欲得到相对满足甚至满足到疲惫且茫然的情况下才能出现的,所以,诗人总是在作着不合时宜的事情,这便是诗人命运多舛以及诗歌艺术屡遭冷遇的真正缘故。
    诗及艺术,永远是人的社会生活在物质享受的餐桌上酒足饭饱以后的倡伎,应当说,这是人的精神生活和心灵成长过程中的极大的不幸,是人类文明进程中的难熬的阵痛。远的不说,唐朝诗歌艺术的繁荣发生在“开元”、“天宝”盛世及其以后,唐朝的名诗人和名诗作大都出现在这个时期;宋朝的词作艺术的兴盛是大宋王朝内敛、矜持的意识形态下扬文抑武、国家政治相对清明、国家经济相对繁荣的产物,后来的元杂剧、明清小说莫不如此。至于当下,国人的综合物质生活水平应该超过了历史上任何时期,按理说,应该是诗及其他艺术广为大众喜爱的时候了,事实却正好相反,原因也很清楚:传统文化传承断北京癫痫病专科医院,治疗经验分享代,传统道德规范及传统道德价值观解体,生活方式和生活内容发生突变,文化价值体系被外来文化异化,让诗和其他艺术失去了正常回归到人们社会生活中来的极佳机会,取而代之的是具有时代色彩的简单、快捷、刺激、多样、骤变的时尚文化娱乐,加之网络的日益普及,静下心来读书、读诗的人怎么也不会很多。
    再说审美情趣。当下,人的审美习惯和审美兴趣主要表现为追求感官效果,而很少关注心灵和精神方面的更高层次的共鸣和人的内在素质和自身价值的总体提升,对于诗及其他艺术作品来说,观众和读者意义上的二次创作或称再创作的过程便很难发生,至于人格教化和通感修炼就更难说。美术方面,传统意义上的形象、生动、充满生活气息和现实元素与韵味的雕塑、绘画演变得越来越抽象,越来越远离生活现实,越来越远离人们的审美习惯和平均文化水平,非水平极高的专业人士不能解读,这样,作为审美主体和审美群体的大众已经被艺术品本身驱赶到艺术殿堂的门外,门里边只剩下寥寥的孤芳自赏的“艺术皇帝”们,但他们一点也不知道或者一点也不在意其实他们根本就没有穿裤子!诗歌的命运更是如此,诗歌,本是文学艺术中艺术手法相对专业、高超、表达方式独到、思辨方式新颖另类、语言和文化元素复杂多变且高度概括的艺术形式,对大众的赏读本就造成了先天的阻隔,现在的一些诗人们又把诗歌写得玄之又玄,越来越晦暗、艰涩,谁也读不懂,但谁也不敢说读不懂,只好不读,读了也只好不加评说,或者胡说,诗歌作为本应当为大众所熟悉所接受所喜爱的语言艺术,却摇身一变成了一串串诡谲神秘的密码和符咒,诗歌便走上了末路,诗人便走上了末路。说白了,当下一些诗人写的诗,就是要别人读不懂的!那么,辛辛苦苦写这些诗又有什么意义呢?我劝这些诗人们,不要热衷西方的什么“牛派”、“马派”,也不要在纯艺术的象牙塔里走得太远,还是皈依正途,先读读唐诗、宋词,品位高一点的,再站高一点,可以读读《诗经》、《楚辞》。
    文学艺术,诗歌,其中一旦出现典故、人名、地名、专有名词、方言俗语等,恐不为大众所知,做做注解是必要的,也是正常的,但大概从没有诗人在诗作后面附以全诗的注解和黑龙江癫痫医院哪家效果好翻译去发表的吧,把诗写得那样故弄玄虚,那样佶屈聱牙,何故?何苦?
    只有完全走出物欲的困扰,并自觉走进疏朗轻松的人类的心灵世界,才可为诗人,才可作诗,一言以蔽之,大凡诗人总要退出功名利落的圈子,但做诗人也有很大的风险,说严重了,一旦决定做一个诗人,几乎等同于走上了一条险途,诗人无法背叛自己的人生选择,一旦背叛,无论从物质上还是从精神上说都没有退路,一个写了半辈子诗的人却不写诗了,大抵不会改行去做修鞋匠,也不会去学跳舞,如果一个诗人真要去修鞋,或者跳舞,甚至去打麻将,那么他就只能有一种结局,那就是自甘潦倒和堕落;至于当官、做老板就更是不行了,因为诗人已经认为自己就是个诗人,诗人的心性告诉诗人自己做诗人是人生最高境界的选择,如果连诗人都不做了,那就什么都不能做,宁可什么都不做,所以,两千多年前的楚国,楚怀王不能让屈子安心写诗,秦国的张仪从中作梗,又不能让屈子和楚国人民过上他们想过的生活,既不能效忠于王事,又不能尽心于民事,三闾大夫屈子只好跳河;晋朝的陶渊明,为了保持自己的高洁的人性,为了继续勃发他的诗兴,他毅然弃官归隐,宁可站在自家的院子里,凭一杯浊酒的冲动,看篱落旁边盛开的菊花,看悠然南山;现代著名诗人郭小川,宁可以诗人的情怀光大自己的人生,也不屈就于“三男一女帮”的淫威,甚至让自己的生命辉煌地陨落于团泊洼。至于今日,反过来的情形就大不一样了,官员也可以写诗,老板也可以写诗,官员一边为奴作态一边写诗,老板一边挣钱挥霍一边写诗,并且官员和老板们都有神通出书,这便令那些“真正的”诗人们不能容忍!1,因为有些官员和有些老板写出来的那些东西根本就不能叫作诗,2,自己才是真正的诗人,却无能力出一本书!
    当今一些“真正的”诗人们,他们的愿望其实都很渺小,也很普通,那就是希望社会承认他们是诗人。也就是说,他们只想有一个诗人的名分,但事实上他们甚至连这一点都办不到,原因是他们写出来的也不是诗,至于什么样的长短句才叫做诗,只有一种人的声音才产生真正的效果,那就是广大热爱诗歌艺术的读者。
    至治疗老年癫痫病医院哪家好此,我们在当今崇尚时尚的社会里不得不想起一些尚未成为陈迹的旧话,即毛泽东同志说过的“两为”方向。
    最后说说文化观念和文化模式。新千年,中国社会要和国际社会接轨,主要指的是经济管理模式、企业管理模式、生产模式等方面的接轨,也表现在政治合作、司法合作、金融合作、军事合作,科技合作和教育合作等,但作为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的发展却不能和别人合作,只能交流,它的成长和发展绝不能脱离属于自己的轨道和主线,在交流中借鉴,以使自己的文化事业得以发展和完善,人类生活的许多方面诸如农业、工业、科技、教育、医药卫生等可以运作于一种模式和一重标准,比如互联网协议、火车轨宽等,唯独文化必须保留并发展自己的特色,除非亡了国,除非人都做了亡国奴。文化必须走自己的路,发展文化事业千万不能邯郸学步,民族性和世界性之间的关系人人皆知此不赘述,诗歌的写作或称创作无不如此,所以,我劝那些“玩高雅”和“玩流派”甚至“玩新潮”的诗人们苦海回头,多给中国人写诗,写中国人的是诗,写中国人的心性,写中国人的风俗民情,写中国人的灵魂和精神,写中国人的文化传统,写中国人的人性,写中国人的生活,写中国人的欢乐幸福,把“高仿”西方的那些东西就此打住。
    另一种现象,当下有一些诗人酷爱诗歌创作并勤于笔耕本没有错,但是“勤”得盲目和略显无知,诗作的产量颇丰,但质量平平,大概是受了“李白斗酒诗百篇”的传说的影响吧,可谓高产诗人,但他们的诗作的“含金量”却让人不敢恭维,而诗歌的“含金量”这一点又千万不能忽视,诗歌创作,宁缺毋滥,诗人要有精品乃至上品意识,并要勤勉地去做,不要心里想着“日进斗金”而“日写斗诗”,其粗与滥徒然浪费着广大热心读者的时间与兴致,堪称不道德。
    我不是诗人,我不懂诗,但我爱诗,也想学写诗,我相信诗歌是足以让人的心灵找到光亮与温暖的最好去处,当我看到网络上关于诗歌和诗人的种种怨怼时,也来凑凑热闹,权做班门弄斧,写下这些语无伦次的文字,希望关心诗、关心诗人的人们多多指教和评说。
 

上一篇:稻穗之死-

下一篇:历史典故:张旭怀素狂草齐名1000字古典文学www.hlmsw.cn,我敌人的敌人怎么做,金玉罗刹,平凡的清穿日子19楼,角蛙寿命,虐杀原型2 追踪博士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