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春香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天地文学网

引子

“春香死了”。村上的人这样传着。哦 ,死了?死了。

“这下可把罪过受到头了。” 唉,可惜了一个美人,就这样死了?

春香的确是死了,是被一辆大卡车轧死的。

这不,娘家和婆家因了春香用命换来的八万元,在激烈地吵着、打着。( 网:www.sanwen.net )

“春香活着时,你们谁当她是个人,她到处乱跑,你们谁在冷时给加件衣服,热时给喝口水来?”这是春香的娘家哥哥在那里声泪俱下的诉说着。

“我们没管,你们管了没有啊?反正春香是和我结的婚,她和我生了三个呢,这钱就的给我。春香是你们的亲妹子哩,疯到你们家,还没有个人给口饭吃呢,你老婆还把大门关上,你们这也叫人做的事?”春香的男人在那里喋喋不休。

“春香在我家也不活了20多年,我们家就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狗日的,今天不给我章家分个三万五万的,事不算完。”春香的哥火冒三丈了。

“爹还给你钱,你连个好脸子也要不上,在爹爹的地盘上,你能把爹爹怎了呀?”

春香的男人更火大。“我妹子好着时,你小子做的那叫人事?我妹子是怎么疯的,你比谁都清楚。”

“爹爹的事,你能管的着,现在是和你说钱的事哩,你说那些有个屌用啊?”春香的男人越说越离谱了。

“你给谁当爹哩?爹爹也不是吃素的。”

“那你给谁当爹哩?”“就是给你当哩,怎了?”

“再说一句,爹爹把你那脑袋割下来当球踢。”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春香的男人,拿起一柄铁锹向春香的哥打了去。只见,春香的哥头上的血直往下流,他也不顾受了伤,弯腰就拿了一根撬棍,也向春香的男人打去。

这时等在一边的肇事车主说:“你们先别打了,先把死人安顿好了再说吧。”两人一听,你看我我看你的。“那是你妹子,你收尸去。”“我妹子是你明媒正娶到你家的你去吧。”车主一看这架势,就说:“好吧,谁收尸我把钱给谁。你们先去医院太平房里看一下人吧。”这下,两人不吵了。

春香的男人,开了一辆三轮车就奔医院去了。

到了医院春香的男人,也没看一眼死者的面,就让人买了一些衣物,草草收敛了春香。

春香的男人,从车主那里拿了钱,扬长而去了。

春香的哥,在春香的男人走后,一下子昏了,人们把他抬到了医院。 事情不了了之。

春香出嫁

春香的娘家住在上泉村。上泉村和下泉村是邻村,两村之间有一眼泉水,水常年温度在8度左右,水质甘甜,四季流淌,泉上下两村的人世代在这里居住,两村也是常结秦晋之好。不过有一点,上泉村的姑娘就是比下泉村的姑娘漂亮,无论肤色,还是身段,都要比下泉村的姑娘好。两村的姑娘往一起一站,皮肤白皙而又有灵气的一定是上泉村的人。春香生在了上泉村,村上的好,春香全都占了。春香刚过14岁身后就常常有小伙子尾随,打口哨的,喊名字的,更有大胆的当面锣对面鼓的要春香嫁给他。春香长的俏生生的,可就是不学习,不过越是这样,村上的男子更对她放肆。春香长到十七岁那年,每天都有许多小伙子,来找春香玩。她娘就让人快给女儿找个婆家,怕再不嫁人,做下什么出阁的事来,脸面上过不去。谁知在这群小伙子中间,就有下泉村出了名的二懒子王旦旦。王旦旦一听说春香要嫁癫痫病是遗传病吗人,拿一把菜刀往春香家的门上一砍:“春香谁也嫁不得,嫁给谁,谁也不能得安宁。”就这样,春香娘一看王旦旦家家底子也殷实,就是本人有点浑,就觉的还是小人,长大点就沉稳了。

就这样春香就要嫁给王旦旦了。王旦旦时年22岁。

出嫁的日子定在了农历四月初四,在这个春暖花开的季节,一泉村和下泉村两村的山道间桃花红的可人、杏花白的怡人、梨花香的醉人。娶亲这天,王旦旦一下子找来八辆豪华奥迪,可把个章家给震住了,春香高高兴兴地上了汽车。一路上鞭炮齐鸣,花枝乱颤。谁知走到泉眼附近,那春香硬是憋不住了要撒尿。无奈汽车只好停下来,春香顾不得许多,把头上的盖头一掀,额前那撩人的流苏往后一掖,一双亮汪汪的大眼忽闪忽闪,人们还在欣赏着春香的美艳,春香一溜烟钻进了树丛,任凭人们恣意的想象。不过后来人们把春香所有的不幸都怨在了这一泡不适时宜的尿上,说是春香冲撞了水泉的神爷爷了。

春香疯了

春香嫁到王家,一开始和王旦旦很是恩爱,小两口亲不够爱不够的。这段,王旦旦也没有出去惹事生非。春香的公公婆婆看在眼里喜在心上,都觉的这二小子终于有了个管束的人了,也有了点人味了。他们从心眼里春香。还没到五月端五,春香就有了喜。对于春香的怀孕,王旦旦也很上心,不时给春香买点顺口的吃的回来。时间一长,王旦旦就觉的手头有点紧了,也不好意思老问爹妈伸手要钱,就想着在城里开个菜店。他的爹妈也觉的成家立业的了,也该有点正经事干了,就给了他3000块钱,在县城开了个“王旦旦菜店”。

古人说:祸兮福所至,福兮祸所倚。王旦旦的菜店一天比一天好起来了,春香的娘对女婿也是另眼相看了。到了第二年二月初,春香生产了,生下一个小春香,美目流盼,又是一个美人胚子。王旦旦也是初尝当爹的滋味,嘴上不停地说在:“尽管是个丫头,也不懒,咱一个农村人怕什么,咱再生一个儿子。”一晃二年过去了,春香和女儿从屎里尿里的爬了出来,母女俩往街上一站,不由的人们要多看两眼,女人们多看两眼孩子,男人们看的更多的是春香。一天,一个修洗衣机的人来到下泉村,一进村口就看见春香母女。一边搭讪着说话,一边看着春香。春香正让孩子吃奶,敞着衣衫露出了白的胸脯。那人就问:“大姐,你知道村上谁家的洗衣机坏了,我去给人家修一修。”春香说:“我那知道,你不会喊呀。”说话的当口孩子就放开了奶头,看着他们说话,春香就对孩子说:“快吃,快吃。”那人也笑着说“快吃吧,那么香的奶子,你不吃我就吃了啊。”也是该着背兴,就在这时王旦旦从城里回到村里,正看到一个陌生的男人看着自己白生生的奶子,还在那里又说又笑。一股无名之火涌上心来,照那男人就抡过来拳头。那男从被打的眼冒金星,脚下不稳爬在了地上。看那男人被打倒,春香就说了句:“那是做甚哩,打人打的那么重。”“你给爹爹滚回去,在门口又骚那个男人哩。”

王旦旦气并没有消,反倒被春香一句话惹的更火了,说着就是拳头一顿乱打,打的春香鼻青脸肿。事后,春香到没什么。倒是王旦旦多了一份心,一般不让春香一个人到街上去显摆,也不让春香和男人们多说话,就是王旦旦他爹,他也不让多说一句。也见不得春香扮自己,一见春香有点人样儿,就要打春香。

不久,春香又怀孕了。过了九个月,又生下了一个子。这下王旦旦觉的丢不起这人了,时常呵斥春香。春香越来越少心无意,每天在呵斥打骂中,她感到恐惧。

每天头也不带梳了,脸也不愿洗了。春香越是这样,王旦旦越是看不上春香。随着王旦旦菜店的兴盛,王旦旦顾了个人和他一起干,每天上午,王旦旦守摊,下午就去和人打麻将。到后来,王旦旦终于有了别的女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靠谱吗人。一开始,他还避着不让春香知道。一天,春香去了娘家,回来时,在屋里正好撞上王旦旦和别的女人缠绵在自己的床上。她一楞神的功夫,还同哭出来,倒是哈哈大笑起来。

春香是疯了。

春香的流浪生活

春香看到了王旦旦最丑陋的一幕,而这一幕恰似一副醒世之药,让春香大笑起来。她从自己短暂的五年生活或许是悟出了什么,就这样,她笑着弃门而去。孩子“,妈妈”地大叫着,她头也不回,狂笑着向着她心中的“圣地”走去。

这边的王旦旦看着春香笑着走了,他就是觉的她是气的又跑回了娘家。赶忙把身下的女人拉起来说:“快走,快走,不要让街坊看见了。”那女人的眼里似乎涌出了一点泪,拿上衣服也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下午,王旦旦想了无数条能让春香原谅的理由,一改平时懒散的模样,把家里、院子里收拾了了个干净利索。特别是和那女人睡过的床单,他团把团把就扔了。又到村供销社买了一条重新铺到床上。一切安顿就绪了,王旦旦还到厨房里,捅下大火,坐了一个茶壶到火上。一会儿茶壶就发出了嗞嗞的响声。这时,门吱吜一声开了,王旦旦抬起头,准备迎接春香的愤怒。可是一看,门是开了那有春香的影子。一直到了晚上,王旦旦还是等不见春香回来。天色已经有点暗了,他披了件衣服出了门,先是到上泉村春香的娘家,一进门,他就在大门外听,看有没有春香哭闹的声音,一听家里十分安静。他想:总是闹过了,心里一阵忐忑。毕竟自己办了不光彩的事,面对一家子该怎么说呀,他心里犯了嘀咕。于是,他返了出来,漫无目的地走在大街上。走着走着突然前面传来了刺耳的笑声,是那种尖利的,让人不安的,恐惧的狂笑。王旦旦打了一个激凌:“什么人?你是谁?”他连续询问,对方没有一丝回应,只是那零乱的脚步声越走越近。他走

近一年看怎么会是春香呢?“春香,这么晚了你去那里呀,快回家吧,下午的事都是我的错,你不要这样了行不行?”色中春香目无一切“哈哈哈”着,大笑着向前走着,向去娘家的方向走去,她在冥冥中还是想回到那个有过温暖的地方。王旦旦一看这阵势,不能让春香回娘家,她那两个哥也是两个镢柄,怕是饶不了他。他伸出手用力地拉着春香往回走,春香一点也不顺从王旦旦的拉扯,好不容易把春香拉到两个村交界处那泉眼中间,春香哧溜一下就拉也了裤子,刷刷尿起来。王旦旦想,这女人一到这地方就尿,真不吉利。春香尿完把裤子提起,在王旦旦的拉扯下回到了下泉村。一晚上,春香不吃不喝的,又打又闹,一直大笑着,直到精疲力尽。只是合了一下眼的功夫,春香便在大笑中醒来,天还是那么黑,她又走了。

第二天,王旦旦的爹妈过来问:“春香那是怎么了,又哭又闹的?”“怕是疯了吧。”

“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说疯就疯了呢?”这下不用王旦旦说,一泉之隔的上泉村就像是开锅了:“春香那妮子给疯了,看看就是红颜薄命。”“还不是旦旦那小子不学好,把个春香给气疯了。”消息一传到春香娘家,春香娘就哭了起来:“我苦命的闺女呀,你得个甚的病不好,要得个这疯病呀。你叫妈妈该怎么办呀?”哭罢,春香娘带着两个儿子来到王家兴师问罪。一进门春香娘往炕上一坐,脸绷的紧紧的,对着王家的老老少少说:“说吧,我闺女那里去了,你们把我的闺女给我叫出来,我要看看她。”这时,下泉村的人把个王家围了个水泄不通,都在这里看热闹哩。王旦旦脸色也不好看说:“事情就算我不对吧,她就没有给我认错的时间,就疯了,我能有什么办法。”春香的大哥一听:“好小子,你还牛逼个甚,到了现在还抢词夺理,早说看你小子不地道,欺负我妹子,硬是欺负的给疯了,你是个什么东西?”说着抡圆了胳膊就朝王旦旦打去。一把掌癫痫病发作为什么会口吐白沫呢?打去,王旦旦顿时口鼻流血,这实在是他太无理了,要是搁在平时,春香的大哥早就被王旦旦放倒了。看着就要打起来了,王旦旦的爹对春香娘说话了:“亲家母,你看现在不论是谁的错吧,得先给春香看病呀,这病时间长了,就不好治了。”春香娘一听亲家说的在理就说:“亲家说的对,现在分个谁对谁错都没有多少意思,先给春香看病吧。”接下来,王旦旦带春香去了县里的一家精神病医院,医生看到春香笑个不停就说:“这是典型的亢奋型精神分裂症,是精神分裂症里最难治的一种,走到这一步一定是受了太大的刺激,你们家属要有足够的耐心才行。”说完药开了一大堆,对王旦旦说:“这事就看你的了,你一定要让她安时服药,不能有半点差池。”王旦旦也就给春香安时服了10多天的药,他早就没那耐心了,加之春香老是无远涉近的跑,到吃药时早就不知道跑的那了。

过了有半年,春香的病一点也不减轻,反倒是越重了。春香娘看着女儿每天东跑西颠的不管风不管的乱跑,人也憔悴的没有了原有的样子,就拿出自己的养老钱二万块钱也没有告诉儿子,就交给了王旦旦让他带春香到省城去看病。谁知王旦旦把春香带到省城还没进医院,春香就跑的不见影儿了。王旦旦也没有再找春香回到村里直接上了赌场,一个晚上把钱输了个精光。春香娘知道后,一气之下脑血管破裂,当下就死了。在春香娘死后,两个儿子一直在找娘的体已钱就是找不到,他们都怀疑是王旦旦拿了去。可是没有任何证据,他们也不能说个甚。就是春香娘死后放到五天头上要出殡的时候,跑的无影无踪的春香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头上还系了一根白带子,病后一直大笑的春香,跑到娘的灵前嚎啕大哭几声后,扯掉头上的白带子,又大笑着离开了上泉村。也许是母女的感应,春香也不知道从那里跑回来为吊,这一举动,引得村上的人一阵议论:“春香那妮子不是装疯吧?”“我看不像,要是装疯,能捡上甚吃甚?”人们议论归议论,春香从此浪迹。

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一个人想起她,为她流泪,为她操心。 春香每天就在人们熟知的大街小巷乱跑,偶尔也要回到她婆家的门上对着两个孩子笑几声。几次都被王旦旦撵了出来:“疯子快滚出去。”可是,春香的两个女儿还是要叫着:“妈妈,回来吧。”不久,人们再见春香时,春香挺了大肚子。是谁在春香无知的情况下给她种下了苦果?春香的肚子一天大似一天。到了九月,天还没有太冷时,春香生下一个儿子。下泉村的人都取笑王旦旦:“旦旦,还是能干哩,这下你老婆给你生下小子了,你什么时候让她怀上的?”倒是王旦旦的母亲让他把孩子抱回来吧,给他顶个儿子,王旦旦是死活不要。过后,春香的儿子去向不明。人们说是王旦旦把孩子买了换上3万块,又做起卖菜的卖买了。到底王旦旦的钱是从那里来的人们不知道,王旦旦的菜店是又开张了。村上的人们常传说,春香的种种风流事。传说的版本有多少,那些男人或者说是传说中的老汉、流浪汉都不曾现身。可是有一天,和春香走在大街上的是一个男疯子。他们两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笑着,一起捡拾垃圾吃,一起在水泥杆里.

这种没过多久,春香到底是出事了,她被大卡车轧死。于是,有了开头的一幕.

春香死后,她的命给王旦旦换了八万元.王旦旦有此钱又娶了一个妻子。

春香复活

春香死后二年时间里,不论是上泉村,还是下泉村的人们早已把她忘的一干二净了。倒是春香的公爹常常带着两个孙女给春香上坟、烧纸。王旦旦也不再像从前那样乱搞女人和堵博了。日子好像是平静多了。

2009年初春,或许注定要给下泉村的人带来一点话题。“听说了没有?春香回来了。”

“你见鬼了啊,春香都死了二年了。”“你才见鬼中国最权威的癫痫医院了呢,春香就在咱村里戏台子上住的哩。”“你见来?”“好多人都见了是河北北一个70多岁的老头领回来的。”“走,咱们看看来。”

人们吵吵着,相跟着走向村里的戏台子。呀,可不是,只见春香又白又胖,嘴里叨着香烟,还是笑着,不过,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人们:“看什么,看什么,看你妈的*力。”一边骂一边哈哈大笑。只见传说中的老者,和村里的民调主任说:“你们不行的话给我开个证明,证明她是你们村的,我回去也能给她领个低保,好养活她。我在村里也是个吃五保的,她吃烟吃的太厉害,我是养不起她呀。”村里那民调说:“春香已经死了,户口都注销了,我们可不能给你开证明。”“你看她不是没死吗?”“可是她是死了呀,她的汉子还领了8万元的赔偿金哩。”民调这么一说,人们一下子想起来了,“对呀,快把春香给她汉子送回去吧。”这河北的老汉就带着春香,跟着村上的人来到王旦旦家。王旦旦不在家,只有他的老婆在,人家一见领来一个疯子,就大喊起来:“这是碰上甚的鬼了,谁让你们给我领来个疯子?”就在这时,王旦旦也回来了,一见春香,他连想都没想就说:“这女人我不认识,我原来那老婆死了二年了,快给我滚出去。”

河北那老汉一看,就从怀里拿了了春香写的字条只风上面写到“下泉村,王旦旦。上泉村章春香。”河北老汉说:“这些总不是我瞎编的吧。她要不是春香,能写得出这事?”王旦旦一把夺过字条撕了个粉碎:“反正春香已经死了,你再说甚也不挺事。”老汉急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村上的人说:“还是去她娘家找找她哥吧。”老汉又跟着村里的人带着春香去了娘家,一到娘家从大门里走出了春香的嫂子。她嫂子说:“春香是我妹子,可是她是王家的人呀,王家拿钱的时候认春香,现在不认了,春香已经是王家的鬼了。春香她哥那年被王旦旦打坏,一直还住医院哩,你们要找也的找王家呀,找我有什么用呢。”这下人们想起了王旦旦得了万元的事来了,“是呀,是呀春香活着,那死了的又是谁呢?”“旦旦那小子可是犯了法了吧,冒领赔偿款八万块,罪不小哩吧。”“看看这两家,当年就是顾了领钱,谁都没看死人一眼就埋了人。”“人心难测呀,领钱的时候都抢着要春香,人真的活着回来了,倒是没人接管了。”“这社会,钱比人亲呀!”

那么春香到底是咋回事呀?原来2007年那场车祸,的确是压死一个女神精病患者,只因她当时穿了一件和春香差不多的衣服被人误认为是春香了。两家的亲人没有仔细辨认,交警也就稀里糊涂地处理了这桩交通肇事案件,就因为死者是个精神病人。真正的春香,也就在那段时间被一个河北司机带到了河北,那司机糟遢春香后,把她弃在了一个山坳.幸运的是,春香被一个在铁矿上打工的50多岁的男人收留了,那男人对春香很好,每天,给春香吃的饱,洗干净,春香就是在那时抽上烟的。一开始,那男人上班时,就把春香反锁在家里。有一天,那男人走的急忘了锁门了,等他回来时,春香就在家里等他呢。后来,那男人就没有再上过锁,春香也就没有再跑过,虽然病也没有好了多少,可是每天都在家里等那个男人回来。谁知好日子过了仅一年半,那男人在铁矿上被砸死了,春香又过上了无依无靠的日子。就在这时,村里这个70多岁的五保老人收留了她。一开始,老人管她吃管她喝还行,就是春香烟抽的厉害,老人没有那么多钱,向当地政府报领个低保吧,人家要户口本。情急之下,老人从春香嘴里得知了她的和亲人的情况,便带着春香投亲来了。

谁知没有一个愿认春香的。

尾声

春香活了,还是死了呢?你看春香,她还在那里抽着烟笑着。她浑然不知世事冷暖,她笑的好灿烂,好灿烂。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与一棵树对视_散文网

下一篇:我在闵行等着您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